林務局新聞網 - 林管處 - 陳武雄 - 李桃生 ㄧ夕之間地主變佃農,這只有立身處境的人才了解,農委會林務局如何一手遮天,土地被佔有的人站起來。

原墾的原罪


原墾會2

在眷改條例牽動統獨神經後,一群原墾會的群眾北上林務局抗議,剛好我今天路過,拍了幾張相片,和他們一些人聊了一下。

榮民該補償,那上山開墾數世代的農民,現在要被趕下山,該不該補償?

原墾會4

這個問題可複雜了。近的來說,還記得2004年的敏督利颱風,造成台灣山區恐怖的災情嗎?當時的元兇,就是直指在山區進行耕作的農民,尤其是漢人農民。不過裡面的問題極其複雜,除了國有林地的侵佔與使用問題,還牽涉到敏感的原漢關係,高金素梅就和原墾農民公開吵了好幾次。

綠色執政還是土黃色執政?誰是土石流元兇系列專題
(一)民進黨立委護航 行政院積極配合 政客將濫墾濫伐當政治資本 土石流問題永遠無解
(二)價值的錯亂 案例:蔡煌瑯與養鱒場
(三)高山農業釀災?中央開放農業市場、縱容政客護航 山地鄉的層層壓迫才是元兇

  由於台灣的農業有高度商品經濟的傳統,投資高、產銷廣,平地農民帶著生產技術、市場經驗及行銷通路大舉上山後,被逼上山的弱勢農民,在山地立刻轉為強勢族群,原住民根本無法與之競爭。

  所以說由平地漢人組成的「平權會」及「台灣原墾農權聯盟」,基本上是以族群作為動員訴求,來和最底層的原住民作為壓迫關係。

原墾會6
說到平權會,平地人或許不知,但對於原住民來說,可真是咬牙切齒,詳情請見:顧玉珍、張毓芬(1999)台灣原住民族的土地危機:山地鄉「平權會」政治經濟結構之初探,台灣社會研究季刊34,下面是我的摘要:
  在1990年代興起的平權會,一開始是由南投縣仁愛鄉的旅館業者首發其軔,而後在台中縣平權會成立後,慢慢擴大為全省性的壓力團體。

  由於平權會的成員政經資源豐沛,甚至直達天聽。在地方,各山地鄉的鄉公所、農會、鄉代會、警察機關、土審會、寺廟等機構、村長、公務人員不是都是漢人就是原漢各半,平權會運作的痕跡明顯。

  由於牽涉利益龐大,當時要積極開發山地的長億集團,就是平權會背後的重要支持者,原住民部落時常受到黑槍威脅,要求原住民簽下保留地租約。另外,由於平權會的「有辦法」,也常常讓原住民必須仰賴其政商關係以打通關節,到最後成為利益共同體,這種情況以山地鄉的原住民頭人尤其嚴重。

  而在中央,則透過國會遊說、立委關係來進行政策的改變。根據顧、張兩人的論文顯示,現今南投縣長林宗男、立委蔡煌瑯,當時都大力支持平權會,而蔡煌瑯還幫忙平權會進行大法官釋憲。

之後平權會為了名字好聽,改名為「台灣原墾農權聯盟」,今天,忽然又看到「台灣農奴聯盟」的名稱,想必要更為低調吧,只是也用著原住民抗爭常用的「還我土地」標語,還是覺得刺眼,漢人是不是要先還給原住民?
原墾會5
不論如何,如果不能透析每個上山農民的結構性因素,光是指責或依法行事,只是徒增民怨,至少也要像munch所說,來個「光榮下山」吧。只是問題是,原墾農民又怎麼看日復一日與大自然已有矛盾的耕作及自己也在裡面運行的壓迫結構。

 

林務局新聞網 - 林管處 - 陳武雄 - 李桃生

行政院農委會林務局 - 農權會新聞事件簿  linwujin@yahoo.com.tw

  林務局新聞網 - 血淚的抗爭林務局還我土地還我家園